Friday, July 27, 2012

ini kali lah

來沙巴辦事,職業病發作,問起當地政情。 得到的答案相當意外,和主流媒體看到的分析和評論相去太遠。 不論朝野政黨人物給的答案接近相同,那就是INI KALI LAH? 什麼是INI KALI LAH?那就是卡達山和杜順族群間流行的一首歌,歌詞大意是下屆大選是時候啦,卡達山和杜順族群可以改變了。 這歌唱得有多廣?路邊隨便問都可以知道,但是可不可以換成選票還不知道。 但是越簡單的歌或口號,越可能帶來巨變,INI KALI LAH唱到街巷尾,西馬人聽起來沒有什麼,但是沙巴人呢? 如果說二十二席國陣輸了十四席後果會怎麼样? 這個問題很重,答案很難找,INI KALI LAH,你的票怎樣投?

Tuesday, July 24, 2012

慢睡慢慢睡──一個馬來西亞博彩店

納吉開了多少間一個馬來西亞店,一時是算不清了。從雜貨店,診所,書店到布店,什麼都有。 店裡的貨品都是有津貼的,次等貨賣三等價錢,中下階層還是喜歡,更喜歡的是總數超過四百萬的合法及非法外勞。 給一個馬來西亞商店的津貼,首相從來沒有說明,是不是從人民的稅錢裡面埋單。合法及非法外勞也可以享有政府的津貼買便宜貨,馬來西亞真的是天下第一福利國。 那天在咖啡天喝茶,剛好聽到一個印裔醫生在大罵,他說,一個馬來西亞診所竟開在他診所的五間店之隔。結果是生意幾乎被搶完了。 還有雜貨店老板也天天在擔心,隔三間的無人租用店,會不會開一間一個馬來西亞雜貨店,那他可真是完蛋了。 還有很多業者,都怕一個馬來西亞店。為什麼,因為一個馬來西亞店背景夠力,最大股東是馬來西亞政府,你如何去斗? 突發奇想,建議納吉快快開幾間一個馬來西亞博彩店,一樣賣EMPAT EKOR,多多萬能及大馬彩都賣,這幾家公司賣一零吉的博彩,一個馬來西亞店只賣六角,津貼四角。 你想想,用六角錢就可以博二千零吉的頭獎,這成本多劃算呢。特別是多多博彩的積寶遊戲,三千萬零吉獎金,用六角錢就可以博了,這多麼造福人群。 一個大馬援助金派給四百萬個家庭,這四百萬個家庭都是處在貧窮線下,如果用六角錢有機會買一個二千至三千五百零吉的夢,那有多好呀! 想著想著,我突然覺得這建議真的最偉大,超越了所有一個大馬店的IDEA,我不禁得意,想要向納吉政府申請一個拿督封銜。 臨睡前不禁交待老婆,今晚要夢見四個字,因為明天用六角就可以博一博了。國陣政府,萬歲。 老婆說,慢睡慢慢睡!

Saturday, July 21, 2012

那些年──沒有水用手泵的日子

最近雪州各地制水,負責濾水的雪州水供公司,展開了配水行動。雨季的當兒,竟然不少地區制水,雪州民聯政府跳腳,SYABAS公司竟然有幸災樂禍的樣子,好像在說,就是雪州政府啦,你們選他,沒水活該。 看到這景象,和我一樣來自丹絨士拔,出手於六七十年代的同鄉人,一定會想起那些年的日子。 這個那些年沒有浪漫的成份,是丹村人很肚懶的印象。肚懶什麼?那些年丹村是反對黨議員的日子,這個小村子有近十五年的時間,沒有正常的自來水供。 那時村裡每一戶都有自來水管,但是白天永遠沒有水來。即便到了晚上,水壓也低到水不會流出來。 所謂窮則變,變則通,每一戶人都想辦法,結果是每戶人家都有一架手動式的水泵。到了晚上九時左右,家裡的老小出動,坐在水泵上用力的搖呀搖,聽著水泵嗚嗚嗚抽空氣的聲音。
幸運的話,十五分鐘後水就從水泵流出,這時全家出動,一桶接著一桶,將水提到大水池內蓄起來。 有時這一搖,搖到凌晨一兩點,一直到大水池滿為止。一家人就輪流,你搖泵搖累了,就換個人吧。提水提累了,就休息一下吧。 提一池的水,可以休息兩三天,有時一連兩三天泵不上水,就要用羅厘到附近的村落去載水。 這種搖水的歲月,印象中過了幾年,後來電器店有賣電泵,大家才不用那麼幸若。但是電泵也用了好多年,直到有一年,信得是一九八四年吧,國陣勝了選舉。 之後,自來水供慢慢正常了。 在水供正常前,偶而在咖啡店聽到一些馬華黨員說,就是村民投票給那個獨立人士,沒有水活該的啦。 就是在那個時候,村裡很多人培養了永遠反對黨的性格,永遠就是要看不起說風涼話的人。 最近的情況,整個雪州好像當年的丹絨士拔,那些年的憤怒,突然又湧上心頭。 看看看,竟然有王八政客說,水壩的水不能喝的,沒有水不是SYABAS的錯,是民聯政府的錯。 真一句他媽的,真想用家裡那破殘的電水泵,丟向這些小王八的頭上,讓他知道那些年的怒火。 (當年就是用類似的水泵,打滿一池的水)

Friday, July 20, 2012

六個怪夢──安華做了首相

睡前聽潮洲歌謠──六個怪夢。意隨詞馳,一會見老猴跳樹欉,一會見錢龍亂咬人,一個見免子進老鼠洞,一會見阿哥被底破一洞,漸漸睡去。 不料旋即入夢,竟夢見六個政治怪夢。 第一夢,夢見全國大選,成績揭曉,各地好友競走相告,話之變天,什麼民聯執政。 第二夢,話之霹靂國陣全軍覆沒,再次由民聯掌政,什麼尼查再做大臣。 第三夢,林冠英險勝聲中再做首席部長。 第四夢,話之丁加奴變天,伊斯蘭黨執政。 第五夢,話之森美蘭變天,國陣只贏九州。 第六夢,報紙封面登著安華做了首相。 夢至此,突然驚醒過來。忙準備早餐要上班,去到路上一切如常。大家在熱烈討論著安華做首相的事。 一切如常,一切如常,上班的還是要上班,做工的還是要做工,上學的學生一樣在學校裡。 我喝下今天的第一口咖啡,突然再醒,原來夢未醒,這次才是真醒。 夢如現境,現境如夢,是吧,安華即便做了首相,大馬還是如常,不會有突變。 即便安華做了首相,大馬要變,還得等幾年。但是二十年後一切將會大不同,和五十年由國陣執政不同。 這六個怪夢,會不會假夢成真,還等著瞧吧!

Thursday, July 19, 2012

葉炳漢打張念群 客家票扭轉局勢?

一個好友問我,如果老葉(葉炳漢)再出來打沙登,對上張念群,你會支持誰? 這問題去問很多沙登人,和我一樣的反樣,都會一愣。我和老葉算是老友,從八十年代末認識,因為工作上的關係,幾乎是無所不談。 不過,我從來不是沙登的選民,在剛登記為選民時,我堅持要回去老家投票,給一名獨立人士支持。這個獨立人士三次打敗了巫統,算是國內政壇異數。 因為不是沙登選民,和老葉不必談支持不支持的事。 下一屆大選,老葉出來的話,我會支持他嗎?我跑去問了一些老沙登朋友。 得到答案若干: 答案一:老葉是老沙登,不投給他投誰,但是過去支持他這麼多了,少支支持一次也不會怎樣。 答案二:哎呀,如果老葉不是國陣的,那就沒問題了。 答案三:張念群很好呀,年青又敢講,國會要這樣的人。 答案四:老葉和叮叮強的家內事斗完了嗎?阿強會給他出來?出到來才講。 答案五:馬華好咩? 答案六:給年青人一個機會啦。 問了六個人,我驚覺身邊朋友沒有國陣和馬華的支持者,再問下去恐怕是很不公平的民調,因此就此打住。

Monday, July 16, 2012

趙明福的爾家──國陣欠他最多

趙明福事件過去三年了,屍骨已寒,冤情未雪。不僅趙家人心中永遠刺痛,和趙明福沒有血緣關係的社會大眾,一樣對口口聲聲要改革的國陣政府憤怒。 當林冠英在台上抱起趙爾家──明福的遺腹子時,許多回憶被勾起。當大選期間,長得較像母親的爾家,將成為選民投票給民聯的理由。 他天真的臉龐,讓人想起太多,反貪委員會的無賴,政治迫害式的針對性調查,最後導致趙明福離奇死亡。現在一切都沒有答案,普羅大眾只好自行找出答案,趙爾家將是一個答案。 這個答案傳來一個訊息,就是要為趙明福討回一個公道。 公眾手中沒有武器,沒有執法權,不能對主導和做壞事的人做些什麼,因此只好對此事的最大老板,國陣施以教訓。 這個道理簡單不過,偏偏國陣的頭頭就是看不懂。 還有站在一旁納涼乘風的馬華,不少人在說風涼話,什麼明福畏罪自殺,什麼明福為了保護老板歐陽捍華才會出事。當一個弱小女子趙麗蘭全國奔波要為兄申冤,馬華竟有人說這是演技,罵她是愛哭包,博同情的。 這些話說在馬華基層口中,是振振有詞的,不少場合可以聽到。但是聽到的人不會和他們爭辯,因為他們知道了答案,知道應該在大選時做些什麼。 趙爾家這個名字,將是大選中提醒大家,為明福討回公道的名字。

Sunday, July 15, 2012

數字學為馬華批命

馬華在下屆大選的表現如何,看法極端。 黨性強的人認為,馬華三零八已跌到谷底,目前是回彈時候。況且,首相納吉的策略有效,馬來票最少有十至十五巴仙回流。 馬華競選的大多數是混合區,馬來票回流上印度票,因此不可能少過十五個國會議席。 馬華人的信心來自於此,而且,馬華人認為民聯的問題出現了,從林冠英的問題,回教國問題,都可讓至少十巴仙華人票回流。 這樣算法,馬華會有二十個議席進袋。 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勝出的選區,馬華領袖算來算去有好幾個,這幾個選區也爭得很勵害。這包括沙登區,敦拉薩區等。 準候選人也展開了爭奪戰,這一次是討好總會長本人。這情況好像回到林良實時代,林良實時代所有候選人是老林說了算,如今是老蔡說了算。 悲觀和親反對黨的人則認為,馬華怎麼算只能留著十個以下的國會議席。極端一點的說,可能只有五個。 他們認為,選民的支持意向基本和三零八時不變,國陣打的是納吉一個人的戰役,巫統選舉成績可能好一點。但是站在一旁想分享到〞恩澤〞的馬華和國大黨,應該分不到什麼。 從五到二十這個數字,是很遠很遠的距離。馬華和民間,從來都是南轅北轍,民意如此看法如此。 翁詩傑民調指數高,在中央代表的支持率只有五份一,萊納斯七十五巴仙華人不願意,馬華說沒問題,四二八有二十萬人,馬華認同了三萬人的數字。 從這樣的背景,可以預測出馬華的命運吧。 我用西方數字學的算法,九年一個小週,十八年一個大週,馬華的九年哀運還沒有走完,應該是面對另一次慘敗。 這是有點迷信的算法,信不信由你,如何算下一篇文章與你分享!